• 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-忘恩在线阅读-作者十一月十四小说忘恩免费看

    忘恩在线阅读-作者十一月十四小说忘恩免费看

    来源:TB 作者:十一月十四 时间:2021-11-22 17:23:14 主角:宴淮季安

    忘恩在线阅读-作者十一月十四小说忘恩免费看

    忘恩宴淮季安

    这些年都是季安伺候辛弛,季安看着细瘦弱小,倒是没怎么病过,今日这一病,辛弛才反应过来,他身边用的顺手的小厮竟只有个季安。

    这样总归是不好,辛弛便问管家要了个机灵得体的,让他跟在身边,带出去了。

    辛弛最近逐渐接手了大半辛家的生意,今日下了学,想到要去铺子里查账,回来时便有些晚了。

    季安没有过等少爷回来的经历,今回是头一遭,此时却连屋里都去不得,坐在院里石凳上,觉得分外煎熬。

    他就这样枯坐等着,被蚊虫咬了许多包都没有觉察,听见前院传来了动静,下意识地“腾”一下立起来。

    来的却不是辛弛,而是藿香。

    季安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,一瞬间的失落被藿香抓了个正着,藿香立即不干了:“好你个季小安,见着我这么不高兴么!”

    他唬季安玩的,没想到季安当真,抠着手指跟他道歉:“不是,我……我刚刚在走神。”

    藿香被他逗笑,几步蹿到他跟前,神神秘秘地掏出怀里的宝贝——拿油纸层层裹着的四块糕饼:“听说你病了,我想来看你,求着我家少爷来的。”

    他把糕饼往季安手里塞:“这个不腻口,你尝尝,很好吃。”

    季安愣着,那糕他见过,三小姐的贴身丫鬟去给三小姐买,贵得很,一块就抵他一个月的月例银子。

    藿香觉得他傻乎乎的,越发好玩,又说:“你不吃啊?那不给你了啊——”

    季安刚伸出来的手又一下缩了回去,被藿香十分没办法地捉住了,然后糕饼被塞到了手里边。

    藿香坐他旁边的石凳上,说:“我家少爷说得对,你就是个胆小的小兔子,稍微一吓唬就能唬住,我逗你的,你还当真,傻不傻。”

    季安珍惜地尝了一口那糕饼,甜而不腻,软滑可口。

    他吃了一口就舍不得再吃,小声说:“谢谢你。”

    藿香看他吃了就高兴了,说:“银子是我家少爷赏的,我跑个腿而已,不用谢我。”

    做下人的其实都懂规矩,饶是藿香这种闹腾的,也知道分寸,他陪季安在院子里坐着,倒也没惊动院里其他人。

    两个人叽叽咕咕说了一会儿话——其实大多数时候是藿香在说——季安忐忑不安又不上不下的情绪倒是被缓解开了。

    糕饼怕坏,季安舍不得,也被藿香监督着都给吃了。

    时辰不早了,藿香留不下太久,说着改日再找机会来找季安玩就要走,季安便出去送他,远远看见了宴淮立在那,在跟他家少爷说话。

    这下季安便不是送人了,他跟着藿香一块往外走,去迎他的少爷。

    宴淮远远瞅见藿香过来,也看见藿香后头跟着的季安,这小笨蛋刚刚没看好路,差点摔一跤。

    他没忍住,笑了一声,辛弛便也跟着他看了过去。

    见着辛弛,季安早上那些不安反倒是没了,少爷还是他的少爷,神采英拔,品貌非凡,他昨天的那场混乱,也不过是被听到的那些不该听的吓到了。

    季安过去,习惯成自然地想接少爷手里的东西,才想起来辛弛今天带了别的小厮。

    他举了一半的手缩回去,小声叫了一声“少爷”。

    被无视了半晌的宴淮一直旁观这小笨蛋,嘴角沾着零星糕点渣,鼻头有点红,应该是被蚊虫咬了个包,在昏暗的灯笼光里头,十四岁的少年竟让他觉得有点稚如孩童。

    要是生在富贵人家,做个小少爷,这招人疼的模样,怕不是会千宠万爱,被当成掌上明珠。

    只可惜……

    宴淮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想了一句“只可惜”,他将自己的思路打断,对辛弛说:“这猴崽子可算想起来他家少爷了,时辰不早了,那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

    季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了礼数,找补地给宴淮行礼:“宴公子……好。”

    他理亏心虚,声儿小小的。

    宴淮听了,就有点想绷住脸逗逗他,然而一想到这小笨蛋胆子小得很,吓一下估计晚上都睡不好了,便又收了心思,没为难他,笑着“嗯”了一声,才与辛弛告辞走了。

    宴淮一走,辛弛便把自己的腰带给拽了。

    夏日实在难熬得很,站在这里说几句话的功夫,内衫就已经湿透了,辛弛解了腰带抖搂着衣服扇风。

    季安知道辛弛怕热,平日里辛弛回了院儿里也惯喜欢解了腰带图凉快,和平时不苟言笑的样子不大一样,多了些不修边幅。

    什么样的辛弛,季安都觉得好。

    他跟平日里一样的,去接扇子要给辛弛扇风,辛弛却没给他,说:“今儿不去书房了,你们俩也去歇着吧。”

    季安愣了一愣,傻乎乎地问:“少爷,不……不洗澡了?”

    不过没等辛弛说话,另外那小厮便拽了季安一把,拖着他往厢房那边走,念叨他说:“少爷现在有屋里人伺候了,哪里还用得上我们,你傻不傻!”

    一个晚上,他被两个人问“你傻不傻”,季安觉得自己应该是傻的,不然为什么少爷不用他伺候了,可以睡个囫囵的舒服觉了,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  季安又一夜没睡好,倒不是他胡思乱想了,而是他在院子里等着的时候被蚊虫咬了许多包,实在是痒的厉害。

    到了后半夜,季安才想起来宴淮给他的那个荷包,翻出来拆了些药粉兑水涂了,才终于睡着。

    虽没睡好,但第二天季安却仍旧早早就起了,按着习惯,用水井里的冷气镇上辛弛的早饭,然后去挑水往辛弛屋子里送。

    辛弛倒是也起了,这会儿正在那个大丫鬟的伺候下穿衣洗漱。

    在功课和生意上头,他一向勤勉。

    所以辛弛起了倒不算是个意外,让季安意外的,是他看见昨天跟着辛弛的那个小厮竟然也在外头候着。

    季安眨眨眼,没忍住小声说:“少爷,我病好了,能跟你去私塾了。”

    辛弛正在挑腰间配饰,没明白季安的意思,说:“昨日书箱拿回来就没动,你去拿吧。”

    季安犹豫了一下,到底没再多话,小跑着去拿辛弛的书。

    一直到了私塾,季安还坐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跟着读书,辛弛吩咐另外那个小厮:“你去替我传个话,让珍宝阁的掌柜备几样礼物,首饰什么的,不要太贵重,但要拿得出手,晚些时候我过去挑。”

    小厮应声出去,季安已经将辛弛的笔墨纸砚摆好,却没回去自己那坐着,跪坐在辛弛跟前,半晌才小声问:“少爷,您……您还要季安伺候吗?”

    辛弛笑道:“怎么,想赎身了?”

    这回答让季安呆了一下,像受到惊吓的兔儿,然后他开始飞快摇头:“不,不是,少爷对季安有恩,季安一辈子都伺候少爷!”

    他说完顿了一下,又没了底气,小声补充道:“如果少爷要我的话。”

    辛弛这才大概明白了季安的意思,好笑起来:“我让你进来跟先生读书,是拿你当心腹,知道吗?”

    他敲了敲季安的额头,又说:“过些日子少夫人过了门,爷就得接管家业了,你见哪家掌家的老爷少爷身边只一个小厮随从的?到时候给我办事,就你一个,累死你。”

    季安顿了一下才明白辛弛的意思,能一直跟着少爷便好,他抿着嘴偷偷笑了,还以为谁也发现不了,其实嘴角的酒窝把他出卖了个彻彻底底。

    他表忠心的时候总不让人觉得市侩谄媚,反让人觉得乖巧可心,冲辛弛说:“少爷,我不怕累。”

    辛弛又敲他额头一下,说:“那便回去练字。”

    他说:“爷知道你忠心,过个两年到了岁数,爷也替你找门好亲事。”

    月底,是知府宠妾的生辰。

    大约是知道这日子,知府夫人管不得知府,便假作不知,寻了借口回娘家,眼不见心不烦去了。

    知府夫人这一走,那宠妾便越发没了管束,知府将她纵上天去了,在府上给她办生辰宴,请了名妓来作乐跳舞,又将宏福酒楼的名厨请来了家里,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,张灯结彩,丝竹舞乐,排场弄得相当之奢侈。

    氏族名流都得了请帖,辛家自然也在其列。

    辛弛日前便在珍宝阁定做了一副首饰,名曰“月华灼灼”,因为那宠妾的名字中带了个“华”字。

    其实知道宠妾是宠妾的人良多,可知道她闺名叫章华的人并没有几个。

    章华见了那副首饰,弯唇笑了,知府大悦,着人来请辛老爷和辛弛,说他爱妾喜欢,问这名字来由。

    辛弛尚未彻底掌家,这时候轮不上他说话,只跟在辛老爷身后恭敬地听着。

    辛老爷从“月华灼灼”这四个字开头,引经据典的,暗着将章华夸赞一番,引得章华低笑了一声,说:“辛老爷有心了,多谢。”

    辛弛一惊,下意识抬头看了过去。

    眼前的美人穿一身鹅黄色裙装,配一套月白的玉石首饰,眉眼精致,皮肤嫩滑白皙,端端是个美人,可——

    可这美人有喉结。

    他没听错,那声音虽然故意捏细了,有些雌雄难辨,但那的确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  原来只听说这宠妾出身低贱,没成想竟然还是个男人。

    辛弛呆在那里,一时间因为冲击实在太大竟忘了避嫌低头,被知府瞟了一眼才反应过来,赶紧迅速敛住心神微微垂头,不敢再随便乱看了,心里却忍不住痒了起来。

    他在私塾结识很多人,其中一位贺家的小少爷,叫贺齐家的。

    贺齐家能不能“齐家”不知道,成家得倒是很早,尚未及冠就已经纳了五房小妾,早早做了爹,后来为了管住他,家中父母很早便让他成了婚,可他本性难移,不在家中祸害婢女了,就出去妓馆风流快活,私塾也去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便是被家中逼迫着去了,也是与私塾中一些富家纨绔一处玩闹取笑,根本不会好好读书,是个妥妥的败家子。

    有一回这人拿了本不知哪里淘来的混账东西,躲在私塾外头的榕树底下分给他们传看,上头画俩男人,情态缠绵,姿势繁杂。

    一帮纨绔传看一番,便纷纷逃课,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到哪里去了。

    不过那本子辛弛倒是也看见过,贺齐家这人脑袋实在不怎么好用,蠢得厉害,辛弛给他个好脸色他就能把辛弛当拜把子兄弟对待,于是这好东西当然也给兄弟分享。

    当时辛弛只当个猎奇的新鲜玩意翻着看,看完扔回去,半开玩笑道:“仔细收好了,叫你爹娘知道了,小心又是一顿板子。”

    可如今当真看见一个男人做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妾,瞅着章华那玉润白皙的耳垂,他竟忍不住好奇起来——那会是个什么滋味儿?

    他胡思乱想着,宴席已经开席,知府一手握着美人的纤纤细指,一手冲辛家父子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两位,入席吧。”

    辛弛有些心不在焉,目光总是忍不住朝章华的方向看过去,不过他早就学会了不动声色,饶是心里在想些下作卑劣的事情,但他与旁人宴饮闲聊却也一切如常,没人看得出来辛弛有什么异常。

    直到后半场的时候,辛老爷让辛弛自去寒暄玩乐,辛弛便端了酒杯,去荷塘边吹风。

    人人都忙着客套寒暄,厅内觥筹交错不绝于耳,他热得心浮气躁,只想寻处安静的地方先歇一歇。

    然而荷塘边蚊虫更多,季安担心辛弛被叮咬了,拽了宴淮送他那个装了驱蚊药粉的荷包塞给辛弛,小声说:“少爷,出来的时候以为是在内室,荷包只配了一个,荷塘边蚊子多,这个拿手里吧。”

    辛弛“嗯”一声,却没能得清净。

    远处贺家不学无术的小少爷冲他招手:“辛弛!辛弛!这里!”

    辛弛将他爹的圆滑学了十足十,便是心底不耻这些纨绔,却也从来不会表现在明面上,更从来没有学些所谓清流,摆高姿态不与他们往来。

    他与纨绔结交,就能做个纨绔样出来。

    所以他将扇子插到衣领子后面,带着季安走过去,道:“这是在玩儿什么?”

    那边是与贺齐家经常混在一处的几个纨绔,桌子上摆着果品酒水,乱糟糟的,还扔着一方女子的手帕,不用想都知道刚刚这几个人怕是骚扰人家知府府上的婢女了,果真是糊涂透顶。

    这里头只有贺齐家被家中逼迫去私塾,算是与辛弛相熟,主动道:“下注猜婢女裙子的颜色,辛弛,你也来下个注。”

    贺齐家显然是喝多些,露出几分醉态,东倒西歪地倚着案几,却又没有醉得十分彻底,笑嘻嘻道:“我压了黄色,你们可不许与我重复了。”

    辛弛掏出些银子扔在桌子上,随口说:“红色。”

    下人们来来往往伺候宾客,不一会儿便有婢女从这边走过,竟是让辛弛猜中了。

    贺齐家懊恼道:“辛弛,你读书厉害,怎么下赌注也这么厉害,不行不行,你再猜!”

    吵吵闹闹的又猜了两三回,贺齐家回回都输,被起哄着又喝了不少酒,一掏荷包——空了。

    他端起杯子又喝一杯,道:“没意思没意思,回回都输。”

    纨绔们的玩乐法子自然多得是,其他人便提了其他玩法,贺齐家却都觉得没意思,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忽然倾身向前,趴到了桌子上,小声说:“给你们说个有意思的。”

    众人纷纷附耳过去,围着贺齐家说:“快说快说。”

    贺齐家神神秘秘,朝着园子中间一指:“知府老爷的那个爱妾啊——”

    他拖着长音,故意吊人胃口,然后才说:“是个男的!”

    辛弛本只是心不在焉地做戏敷衍,贺齐家这话一出来,却正好扎在了他心里的痒处。

    放在平时,他断然不会参与进这种聊知府内宅事情的话题里头去,可今日他却往贺齐家那边稍稍凑了点,故意道:“男的?”

    贺齐家这个蠢货,早就忘了自己给辛弛塞过那种画本了,还以为辛弛不知道这种事,得意洋洋地说:“对啊,男的。辛弛,这你可就没我有经验了,女人固然好,可那些小男倌弄起来,嘶——”

    他越说越兴奋,提议道:“一会儿这边散了场,去不去卿玉坊?听出新来了个挂牌子的公子,还没开*呐!辛弛,带你去尝尝新鲜?”

    关键字: 忘恩 十一月十四 宴淮季安

    悬疑小说完结-恐怖悬疑小说推荐-豆沙小说文学网

    想知道在惊恐的氛围里如何寻找真相,在恐怖的场景里如何存活,就去豆沙找最新推荐悬疑小说:悬疑推理小说、悬疑灵异小说、历史悬疑小说等,各种悬疑小说在豆沙小说文学网等着你来翻阅,小心看了睡不着哦~还有胆小者请别误入哦~没准看了还想看呢

    Copyright ©2018-2021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