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-绝代神婿免费小说严建昆夏紫妍-绝代神婿全文在线看

    绝代神婿免费小说严建昆夏紫妍-绝代神婿全文在线看

    来源:ZH 作者:肤浅失眠中 时间:2021-11-22 18:20:59 主角:严建昆夏紫妍

    绝代神婿免费小说严建昆夏紫妍-绝代神婿全文在线看

    绝代神婿严建昆夏紫妍

    “严建昆,你给我滚过来!”

    晚上七点,夏建林一家在看电视,丈母娘黄丽梅愤怒的对着厨房吼道。

    一名胡子拉渣的男子走了出来。

    “睁大你的狗眼看看,人家叫严建昆,你也叫严建昆,怎么差距这么大?”

    黄丽梅对女婿一顿臭骂,发泄心中的怒火。

    电视里正播报着重磅新闻:“镇北大将军严建昆忠勇英豪,屡建功勋,冠绝全军,封武安神帅!”

    直播间里,特邀评论员们兴奋地眉飞色舞:“严建昆未满三十便上位神帅,乃是我国第一人!”

    “国之栋梁,军中战神,授此封号也是实至名归!”

    “若非国有规定三十岁前不得封帅,以严建昆的功勋,早该封帅了,这次特例封帅,也是众望所归!”

    武安神帅严建昆,他是这个时代的巨星,更是亿万人民心目中的守护神!

    “同样的名字,人家是武安神帅,你却是个哑巴。把我女儿嫁给你这废物,我真是瞎了眼。”

    严建昆扭头又往厨房走去。

    “你给我站住!骂你两句还不爱听了?你说说你有什么用?没学历没工作,做个饭还难吃得要死,我要是像你这么窝囊,干脆自杀了!”

    “外婆,你别骂我爸爸。”

    夏月月连忙跑过来,用她只有六岁的娇小身躯挡在严建昆面前,保护她的爸爸。

    “你给我闭嘴!大人说话,轮得到你插嘴吗?要不是因为你这小野种,我们家也不会成现在这样,当初我就该把你扔进马桶里淹死。”

    黄丽梅越骂越生气,夏月月小嘴巴一瘪,委屈得哇哇大哭起来。

    “你还敢哭,看我今天不收拾你!”

    黄丽梅听到这哭声更恼怒,拿起鸡毛掸子就要打,眼疾手快的严建昆将夏月月抱在怀里,用手臂挡住了鸡毛掸子。

    “你敢护着她?我连你一起打!”

    黄丽梅作势要打,这时门打开了,夏紫妍回来了。

    “妈,你干什么?”

    夏紫妍看到夏月月在哭,赶紧走过来从严建昆手里抱过孩子,不悦道:“我跟你说多少次了,不要打月月。你要是再这样,我就搬出去住了。”

    “我哪有打她,我是想打严建昆这个窝囊废。月月还想护着他,真把这窝囊废当自己亲爹了。”

    黄丽梅有点怕夏紫妍,毕竟如今这个家全靠夏紫妍养着。

    “妈妈,外婆没有打我,是我自己摔倒了,你别跟外婆吵架。”

    夏月月赶紧用小手擦干眼泪,非常乖巧懂事,惹人怜爱。

    夏紫妍宠溺的摸了摸夏月月的小脑袋,女儿是她的心头肉,严建昆默默走回厨房去做饭了。

    黄丽梅扔下鸡毛掸子,大声抱怨道:“我这辈子造的什么孽啊,嫁给你爸这个废物,而你更让我失望。以你的姿色,什么富家公子不能嫁?”

    “康辉的刘总虽然名声不怎么好,但人家不嫌弃你有孩子,愿意娶你。你倒好,转头嫁给这个窝囊废,还是个哑巴,我早晚要被气死。”

    夏建林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大气不敢出一口。

    “我爸爸不是窝囊废。”夏月月小声说道。

    “我再跟你说一遍,他不是你爸爸。你那个挨千刀的爸爸早就死了!”黄丽梅双手叉腰骂道。

    “我爸爸没死,呜呜……我不要爸爸死。”

    夏月月又哭了起来,严建昆身躯一僵,原本看似木讷的双目熠熠生辉,深邃冷峻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。

    “妈,你非要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吗?”夏紫妍皱眉道。

    “那你告诉我,到底谁是她爸爸?”黄丽梅逼问道。

    这个问题,黄丽梅追问了七年,都没有得到答案。

    夏紫妍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,抱着夏月月回房间去了。

    七年前那个晚上发生的事,对夏紫妍而言是一辈子无法忘记的噩梦。

    她本是昆州第一美女,倾国倾城,追求者如过江之鲫,然而谁都没想到这位昆州第一美女却莫名其妙的未婚先育,一时沦为笑柄。

    夏家在昆州也算有头有脸的豪门,原本引以为傲的孙女做出如此败坏门风的事,让夏老爷子十分震怒。

    严建昆很快做好了饭,不过他是没有资格上桌吃饭的,他们一家人在客厅吃,严建昆则在厨房里吃,客厅里传来黄丽梅的抱怨。

    “这做的什么东西?太难吃了!”

    “你要是觉得不好吃,就自己做。”夏紫妍冷冷道。

    “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女儿?你竟然替那个窝囊废说话!”黄丽梅放下筷子恼怒道。

    “好了,吃个饭还吵什么,大不了明天我来做饭。”夏建林开口道。

    倒是夏月月吃得很开心,这时敲门声传来,夏建林起身去开门。

    “子明,你怎么来了?快进来坐。”

    来人是夏建国的儿子夏子明,夏家未来的继承人。

    夏子明走了进来,若非为了夏家的生意,他是绝对不会来夏家老宅这破地方的。

    看了眼破旧的沙发,夏子明坐都没坐,担心弄脏了自己的衣服。

    黄丽梅很热情的去给夏子明倒水,问道:“子明啊,你怎么亲自过来了?”

    夏子明一脸鄙夷,接都没接黄丽梅手里的水杯,对夏紫妍道:“我来是跟你谈点事。”

    “说。”

    夏紫妍继续抱着夏月月喂饭,冷冷道。

    “跟康辉的合作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,你也是夏家人,必须要出一份力。”夏子明说道。

    夏家一直想巴结康辉集团。

    康辉的刘总看上了夏紫妍,提出让夏紫妍陪他三天,说白了就是陪睡,经历七年前那件宛如梦魇的事后,夏紫妍对男人无比厌恶,严词拒绝,但夏家人不肯放弃。

    “爱莫能助。”夏紫妍冷漠道。

    “夏紫妍!如果你老老实实去陪刘总,合作早就谈下来了。我就不明白了,刘总哪里不好?跟着刘总,不比跟着严建昆这个废物哑巴强上一百倍?你当他是武安神帅?”

    夏子明满脸不屑道:“刘总没有嫌弃你,这是你的荣幸。刘总说了,你去陪他三天,我们的合作就能签约,是你该为夏家做贡献的时候了。”

    夏紫妍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冷色,冷冷道:“滚出去。”

    “你说什么?你敢叫我滚!”

    夏子明大怒,走了过来,趾高气扬道:“夏紫妍,你别给脸不要脸。你不过是残花败柳,你跟我装什么清高?马上跟我去见刘总,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,这是命令。”

    “滚!”

    夏紫妍猛然把筷子拍在桌上,双目中蕴含着怒火。

    “子明啊,我们子悠都嫁人了,这样做不妥吧?对她的名声也不好啊,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

   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,黄丽梅还是要维护一下。

    夏子明不屑的冷哼了一声:“名声?她把夏家的脸都丢尽了,还要什么名声?整个昆州谁不知道她的丑事?这是爷爷的命令,她的败絮之身还能做出贡献,是她的荣幸。”

    夏子明一幅施舍的表情,傲然道:“当然,事成之后,夏家也不会亏待你们。夏紫妍在公司的职务会调整,另外再奖励五十万。”

    夏老爷子批的是两百万,不过夏子明觉得夏紫妍残花败柳,给她五十万都多了。

    夏紫妍起身指着门口,浑身都在颤抖,显然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,冷冷道:“我让你滚,听不懂?”

    “夏紫妍,我给你脸了?”夏子明一巴掌拍在桌上,一脸凶相,把夏月月吓得哇哇大哭。

    一旁的夏建林不敢说话,黄丽梅更噤若寒蝉,惹不起夏子明。

    这时厨房里的严建昆走了出来,站在夏子明面前。

    “死哑巴,你想干什么?滚开。”

    啪!

    严建昆抬手一巴掌扇在夏子明脸上,把他打得原地转了一圈,他还没回过神来,就被严建昆拽住了衣领,直接拖到门口扔了出去。

    第2章

    严建昆关上门走回来收拾碗筷,仿佛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。

    夏家的人这时候才回过神来,都惊呆了,黄丽梅没想到这个窝囊废哑巴竟如此大胆,敢打夏子明。

    “严建昆!你疯了?你知道他是谁吗?你怎么敢打他!你这死哑巴,你想害死我们一家吗?”

    严建昆一声不吭,敢侮辱夏紫妍,没直接杀了他就算仁慈了。

    “这可怎么办?夏建林,你赶紧拿个主意啊!”

    黄丽梅彻底慌了,坐立不安,夏建林说道:“就他说那些侮辱子悠的话,我都想给他两耳光,这事儿严建昆没做错。”

    夏建林虽然性格懦弱,但心里还是疼爱夏紫妍的,毕竟是他唯一的女儿,哪个当父亲的能忍受这种侮辱?

    “夏建林,你什么意思?他没做错,难道我错了?我不心疼女儿吗?可是打了夏子明,你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?”

    “当初我怎么嫁给你这么个窝囊玩意,你学什么不好学中医,你那个破诊所一年能赚多少钱?你看看你那两个兄弟,从小学经商,做生意,掌握了夏家的生意,在夏家就有话语权。你要是像他们一样学做生意,能在夏家说得上话,我们在夏家能这么被欺负?”

    “中医是我家祖传下来的。”夏建林摇头:“我不学,就断了。”

    “断了就断了!”黄丽梅骂道:“你爸不学,你两个兄弟不学,偏让你学,你看夏家的年轻一代,谁愿意跟你学中医?”

    夏建林叹息,确实,夏家年轻一辈没人愿意学医,夏家祖传的中医馆,到他这一代就断了。

    黄丽梅骂着,看到一旁的严建昆,这个废物竟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更是来火。

    夏紫妍听得烦了,抱起夏月月便回房间去了。

    夏子明带着满腔怒火离开了夏家老宅,身为夏家大少爷,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。

    “夏紫妍,还有严建昆这个死哑巴,竟敢打我!你们给我等着,我让你们知道这一巴掌会付出多大的代价。”

    夜深人静,一家人都已经睡着了,严建昆走出家门,走到一处凉亭里。

    黑暗中走出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,对严建昆敬了一个礼。

    此人乃是北斗军团七大战将之一,代号破军,有鹰视狼顾之相,傲世霸气之势,在北境名声赫赫。

    “神帅,上峰通知,三日后举行册封大典,全国三十八个州府的负责人都会出席,想一睹你的风采。”

    严建昆转过身来,那一双眼眸仿佛是看尽了人间沧桑,阅尽了世间繁华,淡漠而冷峻,举手投足间便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。

    在夏紫妍家里,严建昆锋芒尽敛,仿佛洗净了满身铅华。

    在下属眼里,严建昆永远是那个神一样的男人。

    “册封大典免了,不在军中,以后你称呼我少爷即可。另外,派人给赵家送上一封信,告诉赵驰疆我出来了。”

    “破军遵神帅令。”

    破军一时间还不习惯改口。

    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严建昆问道。

    “恕破军多嘴,你真不打算与她们相认吗?依我之见,应该带她们母女回北境,荣耀万丈,何人敢置喙?”

    严建昆眼中寒芒一闪,破军立刻闭嘴,不敢继续说下去了。

    片刻后,严建昆收敛气势,淡然说道:“七年前的事,终归是我对不起她,应该给她补偿。不是我不想认,而是不能认。”

    “为什么?”破军不解道。

    “你以为这次特例封帅,而且位列诸帅之首,这真的是嘉奖吗?”严建昆淡笑道。

    “要不然呢?以你的功劳,别说封帅,就是封王,也是理所应当。”破军自豪道。

    “这种话,以后不可再说。这既是封赐,也是警告,你可知功高震主之理?你们身在军中,只知上阵杀敌,保家卫国,又怎知朝堂之上的刀光剑影才是最可怕的。”

    严建昆摆了摆手,破军便隐入黑暗中消失不见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夏老爷子便让人打电话过来,让夏建林一家去参加家宴,但一家人心里都很清楚,宴无好宴啊。

    夏子明挨了打,必定回去告状,他们将要面对夏老爷子的怒火。

    “完了,完了!这下死定了!爸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,这可怎么办?”

    黄丽梅急得团团转,去了,必定承受雷霆之怒。

    不去,黄丽梅也没有这个胆子,毕竟是夏老爷子大寿。

    “严建昆,都是你这死哑巴闯的祸。我们有哪里对不起你?你这白眼狼,害了我们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    黄丽梅指着严建昆大骂。

    “外婆,你别骂我爸爸。”夏月月弱弱的说道。

    “好了,事已至此,你再骂也无济于事,最多也就是丢了工作,难道离了夏家,我们会饿死吗?”

    夏紫妍心中一片寒凉,她也是夏老爷子的亲孙女啊,竟让她牺牲身体去陪那个又老又丑的刘总,实在令人寒心。

    夏家大院。

    门口的停车场已经豪车云集,百万级的不少,最次的也是五六十万左右的车子。

    当夏紫妍一家人到来的时候,家宴都快开始了。

    “站住!我还以为你们不敢来了,倒是有种。”

    夏子明见夏紫妍一家人走来,立即起身去拦住。

    他就是要当众给夏紫妍一家人难堪。

    “子明,昨晚的事真的与我们无关。是这死哑巴发神经病了,你别生气啊。”黄丽梅连忙解释。

    “不生气?我扇你两巴掌,你生不生气?”夏子明冷冷道,丝毫没有对长辈的尊敬。

    “只要你息怒,这小子随便你怎么处置,我们也不管。”

    黄丽梅这是打算彻底把严建昆给卖了,反正祸是他闯出来的。

    “好啊,那就让夏紫妍和这死哑巴在这里跪着,跪到家宴结束我再慢慢收拾他。”夏子明一脸傲然道。

    “严建昆,你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给子明跪下道歉。”黄丽梅推了一下严建昆,呵斥道。

    “夏子明,你别欺人太甚。”夏紫妍冷冷道。

    “我就欺负你,你能把我怎么样?你以为这哑巴能给你撑腰?”

    夏子明趾高气扬的走到夏紫妍面前,咄咄逼人道:“给我下跪,委屈你了?我是夏家的继承人,你算什么东西?丢人现眼的贱女人,还有这个死哑巴,你们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吗?”

    被夏子明这般当众指着鼻子骂,黄丽梅和夏建林虽然生气,但却不敢吱声。

    “夏建林一家还真是窝囊啊,被骂成这样了也不敢说话。”

    “他能说什么?谁让他生了个败坏门风,丢人现眼的女儿,真是活该。”

    “那家伙就是夏紫妍的老公吧?听说是个哑巴,你看他胡子拉渣的样子,夏紫妍怎么看上的?好歹也是昆州第一美女啊。”

    一众亲戚都议论了起来,看着夏建林一家的笑话。

    “我要见爷爷。”夏紫妍气得脸色铁青道。

    “过不了我这关,你是见不到爷爷的。”夏子明冷笑道。

    “夏紫妍姐,这就是你老公啊?听说是个哑巴,你怎么嫁给这种人了?”

    夏子明的妹妹夏子琳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着严建昆,一脸嘲讽。

    “要不是哑巴,谁愿意当接盘侠?”夏子明轻蔑道。

    夏子明的一个表哥也凑了过来,这番话一说,顿时引起不少人的讥笑。

    夏紫妍气得胸口剧烈起伏,如此赤裸裸的羞辱,谁能忍受得了?

    严建昆一步跨出,站在了夏紫妍前面,夏子明虽然昨晚挨了打,但却不怕严建昆。

    “死哑巴,滚开!难道你还想跟我动手?来啊,有本事就打我啊!”

    在家宴上,夏子明肆无忌惮,吃定了严建昆不敢动手。

    啪啪啪!

    严建昆抬手一挥,三声脆响,一人挨了严建昆的一个巴掌,顿时眼冒金星,鼻血都被打出来了。

    顿时全场沸然!

    谁都没想到,严建昆竟敢在家宴之上,众目睽睽下还动手打人,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!

    第3章

    夏子明都被打懵了,昨天在夏建林家里被打一巴掌就算了。

    可这是什么地方啊?

    是夏老爷子的家宴上,满座宾客,他本以为严建昆绝对不敢动手,才敢如此嚣张,谁知道严建昆立刻一巴掌教他做人。

    夏建林夫妇也看呆了!

    虽然这耳光打得是很爽,让黄丽梅也觉得心里痛快,但后果也很严重啊!

    “你竟敢打我!我要弄死你!赶紧把这个死哑巴给我抓起来!”

    夏子明擦着鼻血,目呲欲裂,怒吼了起来。

    另外挨打的两人也都骂了起来。

    “这哑巴怕是脑子有问题,怎么敢当众打人!”

    “夏紫妍在哪里找来的神经病,真是胆大包天!”

    宾客们议论纷纷,一众夏家的亲戚立即对夏建林一家展开口诛笔伐。

    夏紫妍连忙拉着严建昆,她也没想到严建昆出手如此干脆,这下真的无法收场了。

    “你疯了?怎么又动手打人!”夏紫妍冷冷的呵斥道。

    严建昆却面不改色,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保安已经赶了过来。

    “子明,对不起。他就是个神经病,这可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。”黄丽梅连忙解释。

    “滚开!今天我要他死!”夏子明怒目圆睁,一把将黄丽梅推倒在地上。

    “妈!你怎么样了。”

    夏紫妍吓了一跳,赶紧去扶黄丽梅。

    “你别管我,赶紧给子明道歉,否则我们真的完了。”黄丽梅焦急万分道。

    “把他给我抓起来,我要弄死他!”夏子明对保安说道。

    “住手!”

    这时,夏建国从后面走了出来,夏子明连忙跑过去告状,夏建国看到儿子又被打了,也暴怒不已。

    “夏建林,这就是你找的好女婿!你是觉得夏紫妍给夏家丢的脸还不够大吗?”夏建国呵斥道。

    “大哥,你听我解释。”夏建林硬着头皮道。

    “解释个屁!你去给爸解释吧,爸要见你们。”夏建国骂道。

    “爸,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死哑巴,你看我都被他打成什么样子了。”夏子明说道。

    “放心,你爷爷会给你做主的。”

    夏建国安抚了一下另外被打的两个小辈,把夏建林一家连同严建昆都给带到了宴会厅后面的一个休息室里。

    “你没资格进去,在门外等着,我待会儿再收拾你!”夏建国对严建昆说道。

    严建昆本来也不想进去,一群跳梁小丑,他看都懒得看,便站在门外,里面的动静能够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  夏老爷子和夏子明的母亲郭英都在里面。

    “子明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郭英看到夏子明鼻青脸肿的,立即心疼的问道。

    “爷爷,夏紫妍那个哑巴老公刚才又动手打我,你要给我做主啊!”夏子明说道。

    “他好大的胆子,竟敢在我的家宴上动手打我孙子!他是活腻了!把他给我抓起来,起诉他蓄意伤人。”夏老爷子勃然大怒。

    “爷爷,是夏子明先当众骂我,严建昆才动手的。”夏紫妍解释道。

    “你闭嘴!夏子明是你堂哥,长兄如父,别说骂你两句,就算打你,又怎么样?”

    夏老爷子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但听到这话,夏紫妍依旧觉得心寒和委屈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

    “给我跪下!”夏老爷子呵斥道。

    夏建林和黄丽梅都赶紧跪下去了,但夏紫妍却纹丝未动。

    “怎么?我的话不管用了?”夏老爷子满脸怒火。

    “我没错,我也不会跪。”夏紫妍擦了擦眼泪,坚强道。

    “好好好!夏紫妍,你翅膀硬了,敢跟我作对了。从今天开始,你给我滚出夏氏,更不允许住在老宅。”

    夏老爷子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,夏紫妍闻言扭头便要走。

    “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骨气!”

    “爸,您不能这样啊。您这样是要逼死我们一家啊。”

    黄丽梅彻底慌了,被赶出老宅,一家人就要流落街头了,夏紫妍也皱起了眉头,夏氏要封杀她,这的确不是难事。

    没有谁会为了她而得罪夏家,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。

    夏建国一家闻言,一脸嘚瑟,幸灾乐祸。

    “活该!这是你们自找的。”夏子明冷哼道。

    “知道害怕了?那就让夏紫妍去找康辉的刘总把合同给我签下来,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。”夏老爷子冷冷说道。

    门外的严建昆听到这话,眼中寒芒一闪,这老东西竟敢逼夏紫妍用身体去交换合同,实在可恶。

    若非不想暴露身份,区区一个夏家,弹指间便能灭了!

    夏紫妍难以置信的看着夏渊,她实在不敢相信,这句话是从她亲爷爷的口中说出来的。

   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爷爷,为了利益,逼迫孙女卖身!

    夏紫妍只觉得从头到脚一股寒意,眼泪再一次流出来,心中的委屈和愤怒无人可说,无处可发泄。

    夏建林和黄丽梅闻言都沉默了,毕竟是亲女儿啊,怎么舍得让她去做卖身的屈辱之事。

    “爸,子悠也是您的亲孙女啊,这传出去,丢脸的也是您。”

    夏建林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    “我的脸被她丢得还不够吗?你们要么选择滚,以后夏家和你们再无半点关系,要么就按我说的做。”夏渊不为所动,铁石心肠道。

    “可是子悠已经嫁人了啊,这怎么可以……”夏建林挣扎道。

    “嫁人?门外那个死哑巴吗?他算个什么东西?在夏家,他没资格说话,更没权力反对。”郭英冷笑道。

    “他不仅没资格说话,更没有能力说话,一个死哑巴而已,难道你们还指望他能站出来替你们说话撑腰?”

    夏子明对严建昆恨之入骨,暗自发誓回头一定要弄死他!

    “那哑巴就是个窝囊废,他敢有什么意见?他等着去坐牢吧。”

    夏渊压根没把严建昆当一回事,一个入赘过来的残废,卑贱如狗,不值一提。

    “夏紫妍,这是我最后给你的机会,你自己考虑清楚。至于你那个哑巴老公,他敢放什么屁?你要是喜欢这种残废,签完这五千万的合同我也不会管你。”夏渊继续逼迫道。

    夏紫妍此时心中积攒着滔天的怒火和无尽的委屈,但却无可奈何,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。

    “就因为我未婚先育,所以我就是你们口中丢人现眼的贱女人吗?”

    “就因为我的老公是个哑巴,所以你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负我吗?”

    夏紫妍心中无比悲凉,如果她的老公不是哑巴,不是废物,他们还敢如此欺负自己吗?

    这一刻,夏紫妍感到无力,她多么希望自己有一个顶天立地的老公可以依靠。

    她多么希望有一个让她自豪,让她骄傲的老公来保护她啊!

    她以为这七年来,已经学会了坚强,不惧任何流言蜚语,可这一刻,她知道自己终究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可怜女人。

    父母懦弱,家族无情,夏紫妍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一个悲哀。

    这就是她自己的命!

    夏建林和黄丽梅默默流着眼泪,也恨自己的无能,连女儿都无法保护。

    “我没时间跟你多费唇舌,不答应就滚出去。”夏渊拍着桌子说道。

    “好!我答应。”

    夏紫妍心如死灰,抬手擦干眼泪,她知道在她低头这一刻,她的心彻底死了。

    不会有人保护她,不会有人给她依靠,逃不过命运的捉弄,现实的残酷,更逃不过家族的强权。

    夏渊和夏建国一家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,而夏建林和黄丽梅则羞愧无比的低着头,心有不甘却无济于事。

    砰!

    大门被踹开了,严建昆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    “我不答应!”

    这句话,出自严建昆之口,声音震耳欲聋,霸道冷冽!

    关键字: 绝代神婿 肤浅失眠中 严建昆夏紫妍

    悬疑小说完结-恐怖悬疑小说推荐-豆沙小说文学网

    想知道在惊恐的氛围里如何寻找真相,在恐怖的场景里如何存活,就去豆沙找最新推荐悬疑小说:悬疑推理小说、悬疑灵异小说、历史悬疑小说等,各种悬疑小说在豆沙小说文学网等着你来翻阅,小心看了睡不着哦~还有胆小者请别误入哦~没准看了还想看呢

    Copyright ©2018-2021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