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叫张涵涵阎晟睿 的小说是《隐婚老公有点甜》

  • 时间:
  • 小说隐婚老公有点甜作者:栗子小卷
  • 来源:ysg

主角叫张涵涵阎晟睿 的小说是《隐婚老公有点甜》

小说《隐婚老公有点甜》免费阅读

隐婚老公有点甜张涵涵阎晟睿

推荐指数:10分

点击在线阅读

隐婚老公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

第十六章

心里刚念叨完,阎晟睿好似就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的,把刚呈上来的戒指递给她,漫不经心的开口,“拿着。”

张涵涵暗吃了一惊,把“永恒”拿到手上仔细观察了一番,不愧是人人想要争夺的一颗宝物,它真的值得。

好吧,这烫手山芋那先就接着吧,权当自己过过阔太太的瘾。

拍卖会上来的大多数非富即贵,阎晟睿也是看见了几个有生意往来的伙伴,就和他们聊了几句,张涵涵插不上话,只好在一旁微笑着。因为阎晟睿实在是太过耀眼,张涵涵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被他吸引,他讲话的样子,他礼貌的笑的样子,他和人握手的样子。

因为太过专注,张涵涵以至于好一会都没有发现和阎晟睿交谈的人都走完了。

“看上谁了,要不要我介绍给你啊?”阎晟睿的声音突然在张涵涵耳边响起,张涵涵被吓得一哆嗦。

“明知道我在看你。”因为被误会,张涵涵也没想和他解释,只是小声低头嘟哝一句。

张涵涵再抬起头来似乎看到了阎晟睿在听到这句话后,嘴角轻微的上扬了一下。

两人面对面站着,有些许的尴尬,张涵涵摸了摸鼻子,说:“那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还没说你什么,你倒是先跟我吵起来了,你那条破项链也买下来了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。那条项链多少钱你不知道是吗?反正是没花你的钱,你也不心疼,你就知道让我给你买东西。”

阎晟睿和张涵涵刚走出拍卖厅的大门,就听到一名男子的声音。似乎是在激烈的争吵什么,不过二人显然是不想理,人家小情侣吵架,外人凑什么热闹。

“你给我花点钱就舍不得了,我那条项链才多少钱,我要是想要最贵的那个戒指,你买得起吗?”听到女子的声音,张涵涵觉出了耳熟,张莉夕?和柯冰吵起来了?

那二人却越吵越激烈。

“你好意思说我,我想不想给你买都是我的自由,哪有你强行要东西的?你说,从我们谈恋爱以来,你都花了我多少钱了,你要是想要你自己买呀,天天就想让男人给你花钱,真以为自己是仙女人人争抢呢?”柯冰不甘示弱的说,他其实也是后悔了,一对比起来张涵涵是多懂事贴心啊,而她这个妹妹,嚣张跋扈!

“不买就不买,反正有好多人想给我买呢。你心里的仙女是谁,那个张涵涵吗?”

“我看她就是比你强,比你好几百倍几千倍。”柯冰被说中了心思,也没反驳。

“哼,那你也晚了来不及了,人家傍上大款了,早就看不上你这个十八线了。”张莉夕酸酸的说,要说不嫉妒,那是不可能的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我十八线,我现在怎么回事你心里不是最清楚吗?托您的福。”提起现状柯冰就来气。

张莉夕听到这话不由分说的就伸出手往柯冰脸上挠了一道子。

“我现在让你十八线也做不成!”

柯冰脸上被张莉夕挠的一道马上就出血了,柯冰一下子就被激怒了,一把扯起了张莉夕的头发。

等到张涵涵到两人面前时,他们已经打得非常惨烈了。

张涵涵的出现,也受到了波及。

就在张涵涵差点被推倒的时候,有人扶了一下张涵涵的腰,指尖若有若无的蹭了一下她的腰际,把她扶稳。

张涵涵撇了阎晟睿一眼,阎晟睿绅士的松开了手。

“热闹看够了就走。”阎晟睿这句话虽然很平稳没有任何的波澜,但柯冰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他是再不敢惹这个活阎王。

张涵涵点头,阎晟睿说的话就是圣旨。

见阎晟睿的话起了作用,张涵涵向他投去了感谢的目光。这一幕被张莉夕看在眼里。

张莉夕心里很不服气,要是是自己嫁的阎晟睿,那现在得意洋洋的就是自己,现在看到张涵涵的那副样子就觉得恶心,要不是她,要不是她!她哪来的好运气,这个阎晟睿到底是怎么回事,到底谁传的他是一个快死了的人!

张莉夕在心里把传假话的那个人凌迟了好几百遍,为什么自己就得跟接不着戏的明星谈恋爱,她张涵涵就嫁个多金帅气身价过亿的总裁,这不公平,张涵涵的一切本应该是她张莉夕的!

夜风,透过车窗缓缓的撩起了张涵涵的发,阎晟睿只觉得鼻尖轻痒,闻得一阵馨香。

张涵涵微微低了头,发丝滑落,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。许是夜色太温柔,不大不小的车厢内暗涌着一阵的暧昧。

张涵涵侧眸瞧了瞧阎晟睿,他微微合了眼,似乎是在小憩。撇了撇嘴,指间的钻石微微硌手,她不自觉的伸手摩挲了几摩挲,心中是尽是难言的情绪。

微微思索,她清透的眸中闪过微茫。下车后,两人依旧无话,月色将他二人的影子拉的很长,交融在一起,宛若一人一般。

进了门后,张涵涵先行打破了沉默,她将手上的戒指脱下,递到了阎晟睿眼前。

阎晟睿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素白的小手,看清她手中之物后,抬眸看着她。深邃的眸毫无波澜,似是要等她说话。

张涵涵咬了咬唇,眸光微闪,才道:“这戒指还是还给你吧,今天我挺开心的。”

听完她的话,阎晟睿收回了目光,向前走去,不言不语。张涵涵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样子,一时间心里有些打鼓,不解他这是何意。

在张涵涵目光灼灼的注视下,阎晟睿终于边面不改色的拿出消毒液净手,边道:“我送出去的东西,就不会在收回来。”

张涵涵一怔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可是,既然已经送给你,那就是你的东西。”阎晟睿正要将消毒液放回原位,却突然想到什么,侧眼瞧着张涵涵,随后目光移到了她纤白的小手和手中的钻戒。

凝了眉:“过来洗手……”随后眯眼,兀自低喃:“戒指也还没有消过毒……”

真是个洁癖深度患者,张涵涵努了努嘴,还是遵从了阎晟睿的意思。

 

第十七章

轻哦了一声,向阎晟睿身前走去,接过他手中的消毒液和面巾,草草的擦拭了两下,正准备将面巾扔掉,便听到阎晟睿粗了气息,似忍耐极限了一般,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面巾,嫌弃的扔进分类得当的桶里。

随后又抽出一张新的面巾,将她的手拉起,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仔细擦拭。张涵涵微怔,此时二人靠得极近,她呼吸间,全是阎晟睿身上好闻的香味和淡淡的消毒水味。

他正低了头,睫毛浓密,鼻梁高挺,向来无甚情绪的眸此时正格外的专注。张涵涵眼神一扫,自己的手正被他握在手里,面巾拭过手指,带了些柔软微痒的触感。

她觉得脸颊微微发烫,耳根处也染上了绯色。阎晟睿替她擦完手后,又将她掌中的戒指拿过,在消毒柜中大大小小不同种类的消毒液中拿出了一瓶,将戒指里里外外格外认真的擦拭后。

这才又将张涵涵的手拉起,寻着她的无名指戴了进去。戒指有些偏,他蹙了眉,固执的将戒指转正,眼里这才染了分满意。将她的手抬起,似乎是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。

张涵涵看着阎晟睿这强迫症晚期的样子,不由觉得好笑,刚咧了嘴角,便觉得阎晟睿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,她连忙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。

看着指间的戒指,想到他刚才执佑的样子,她又微微颔首,轻轻一笑。说心中没有任何触动是假的。

张涵涵低头思量着,觉得这戒指还是过分贵重了。想到自己平时工作时的忙碌和大意,有些担心,因为自己毛手毛脚而弄丢了戒指,她目光扫过家中,突然想到阎晟睿的珠宝柜。

“不然就放在家里收藏起来吧,我害怕被我不小心弄丢了。”她想了想,终于还是说道。

阎晟睿将外套脱下,找到太同色挂好,听闻张涵涵的话,侧眸看她:“你尽管带出去就是了,丢就丢了,有什么可闹心的,我还不差这点钱。”

张涵涵愤愤的瞪了阎晟睿一眼,万恶的资本家。

“再说了,作为我的妻子,我以后还会送你更多更好的东西,区区钻戒都舍不得带出去,那以后是不是所有东西都得放在家中藏起来。”阎晟睿挑了挑眉,继续道。

“作为我的妻子……”

听到这句话张涵涵一怔,猛然抬眸看向阎晟睿。

他依旧是往常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此时也正因为地板上突然出现的一个污点紧蹙着眉头。

他的语气很随意,但是却仿若春风拂过,暖了张涵涵的心房。她还想言语,张了张嘴却忍不住扯出了一个笑。

心里柔软的一处似乎塌陷了下去,他的话犹如带了某中魔力,让她怔愣间,脑海中似乎已浮现出他们的将来。她不由的握紧拳,钻戒硌在掌心,像今夜的阎晟睿一般嵌入了她的心。

阎晟睿男人一转头,便看到了张涵涵站在原地,目光有些玩味:“愣着干什么,快去把地上这个处理掉。”

张涵涵冲着他的目光看去空空如也,地板被擦的澄亮的反光。

她抬头,不解的瞪着阎晟睿。

谁知那人却回了头去,不理睬她疑问的目光,矜贵的坐在了沙发上。

张涵涵深知他这别扭的性子,叹了口气,蹲xiashen,仔细眯了眯眼,才看清地板上有一拇指大小的污点。她轻叹一口气,起身拿过了一次性的消毒纸巾,将地上的污点仔细的擦净这才作罢。

又来到了垃圾桶面前,斟酌了片刻该扔在哪个桶里。

完成后,又用消毒纸巾擦了擦手指,“大少爷,这下行了吧,干干净净!”

男人眼底含着笑意,“行了。”

张涵涵走到沙发跟前,坐在了他一旁,看着他遥控着电视频道,约两分钟过去,他依旧还在飞快的换着台。她扁了扁嘴,真的不是很理解他这样看电视的意义何在,这样真的能看到内容么?

她趴在沙发上,无奈的看着他恶趣味的飞快换着台。五分钟过去了,张涵涵眼皮耷拉了耷拉,十分钟过去了,整个人都趴在了沙发上。

阎晟睿感到有发梢垂在自己脸上,轻轻飘飘带着些轻微的芳香。不由心神一荡抬头便看到了张涵涵晶莹白皙的小下巴。

感受到他的目光,张涵涵也低下头,许是发呆太久眼神里有着丝丝迷惘。四目相视,阎晟睿猛的一怔,低下头去,一把按掉了电视。

“睡觉。”他磁性的声线响起,随后便迈开了长腿,兀自上了楼,只留下了张涵涵一人还处在愣神中没有反应过来。

这人……还真是……她忍不住心中暗自嘀咕。正想间,已经上到一半的阎晟睿突然停下了脚步,微微低头看着她。

“睡觉……十秒。”他声音凉凉的。

张涵涵闻言,连忙迈了几步跟上了阎晟睿的步子,上去时,他已经在看着腕上的表了。见她喘着气上了楼,眼里闪过一抹玩味,缓缓竖起了两根手指,薄唇轻启:“迟了两秒。”

她垮了眉眼,辩解:“我跑的很快了好嘛!你给的时间太短了。”

面前的男人却挑了挑眉,唇角笑容加的更深,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成功将张涵涵的小脸击的更垮:“明天你去给蒸团喂食。”

然后他眼角眉梢一阵光华流转,极其满意的去洗漱,然后躺在了床上。

张涵涵叹了口气,在洗手间里,看着自己的脸,镜中的女人小脸微微泛红,她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,想到他几近偏执的强迫症。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,镜中人眸中眼波流转,带了丝淡淡的妩媚。

她洗漱完毕的时候,男人似乎已经睡着了,呼吸已经平稳。她叹了口气,忍不住托腮静静的看着阎晟睿俊美的容颜发呆。

正恍惚间,却突然见阎晟睿似乎难忍的打了个冷颤。她一怔,便见阎晟睿放在侧边手按压在了自己的腹部。

她见阎晟睿额上已经泛起了层层汗珠,忍不住伸手探向了阎晟睿的额头。只摸得他冷汗连连,张涵涵一瞬间有些慌神,见他的手不停的按着自己的胃部。

 

第十八章

回想起两人急急去参加拍卖晚会,还未来得及吃些什么东西垫垫肚子。紧接着为了应酬,阎晟睿还喝了些许酒,想来应该是因为空腹喝酒而引发了胃疼。

她伸手晃了晃阎晟睿,语气带了份急切:“怎么了?!是不是胃疼。”

阎晟睿原本睡的迷迷糊糊,被张涵涵晃了晃,皱眉,长臂一身,把她揽在怀里,“睡觉。”

张涵涵呼吸一紧,脸被贴在了他结实的胸膛,仿佛都能听见他的心跳声。

两个人还从来没有挨过这么近,她呼吸都变得有些小心翼翼,微微扬起头看着他,发现他眉头紧蹙,睡得很不安稳。

张涵涵轻柔的把男人揽着她的胳膊挪开,起身下楼,拿了罐今日新送来的鲜牛奶,在锅里加热,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消毒柜中拿出杯子,盛了满满一杯。

然后缓缓上了楼,阎晟睿已经唇色苍白,身上也不住的打着冷颤,见她端着牛奶前来,微微睁开眼,睨着她:“我没事。”

张涵涵白了他一眼,死傲娇。

径直走到了床前,将手中的杯子递给阎晟睿。他蹙了蹙眉,欲言又止,终于还是别扭的说了句:“牛奶新鲜吗?杯子消毒了吗……”

“都是今天送来新鲜的,杯子也是刚消过毒的。”张涵涵嗓音独特,有安抚人的味道。

果然听完她的话,男人才倾身接过了杯子。滚烫的牛奶缓缓喝下,原本阵痛的胃缓解了很多。他舒展了眉头,虽然还时不时的抽痛,却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。

张涵涵见他喝完,又起身去抽屉里找胃药,直到看着他吃了药又睡了过去她才微微放心。不经意间已经大半夜过去了。

这夜里,阎晟睿时不时的疼一阵,张涵涵也是跟着他时梦时醒,情绪起起伏伏。不知过了多久,阎晟睿才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。张涵涵打了个哈欠,也是忍受不了困意来袭,趴在他旁边,睡了过去。

第二日一早,阎晟睿动了动,便感觉身上沉甸甸的。他微微蹙眉,伸手抚了抚却触到了一片光滑细腻。

他睁开眼,直起了身,便看到张涵涵正趴在他旁边睡的香甜,他刚才触碰到的便是她白净的小脸。他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,环顾了一下四周,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牛奶杯和胃药。

眼里闪过了一抹了然,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,眸光闪过一丝晦暗。

他动了动身,却惊醒了张涵涵。张涵涵迷迷糊糊的被惊动,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他的腹部,嘴里迷迷糊糊的嘟囔:“怎么啦……又疼……”伸手却没有触到那熟悉的感觉,她怔了怔,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睁了开来。

却看到阎晟睿正靠在床边,唇上带了抹笑意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张涵涵打了个哈欠:“醒了,感觉怎么样。”

“唔,还不错。”他神清气爽的模样,跟眼下青黑、萎靡不振的张涵涵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,她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,又闭上了眼睛趴在了床边。

男人眼里笑意加深,起身将她一把拦腰抱起。她迷糊间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,整个人都腾空了,慌乱的睁开眼,却看见男人近在咫尺的脸,不由面色发烫。

然而下一秒她便被放在了柔软的床上。阎晟睿看起来显然心情好极了,还替她体贴的盖了被子,声音也是难得的透着愉悦:“睡吧,现在睡。”

她蹙了蹙眉,心中奇异,却还是在睡意的侵袭下,思绪越来越恍惚,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阎晟睿挑了挑眉,看了看张涵涵睡着了一脸无害的样子,突然心思一动,捏上了她的脸。果然她皱起了眉哼哼了两声。

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他指间微合又捏了捏她的脸。反反复复几次,才松开了手,看着小女人微微泛红的脸颊,勾了唇角,起身去洗漱。

张涵涵这一觉恍恍惚惚间便睡到了下午,没有人打扰,她睡的格外的安稳。她醒来时,发现屋内光线昏暗,竟然有人贴心的拉上了窗帘。

迷迷糊糊的洗漱,正在下楼时,听到楼下传来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在原本迷糊立刻转为清醒,凝神细细的一辨。

发现竟然是张莉夕……她怎么会来这里,一时间思绪纷飞。

张莉夕敲响了门,她今日特意穿了新买的衣裙,做了精致的护理。买了些营养品水果想借感谢阎晟睿为由前来同他促进促进感情。

然而从她进来后,不管她压的声音怎样的甜美,表现的怎样的楚楚动人。阎晟睿都不为所动,而更令她气恼的是,他似乎竟然都不愿意看向她。

她暗自咬牙,怎能甘心。大脑急速运转,正再要说上一句时,阎晟睿突然抬起了目光,看向了楼梯口。张莉夕不由一怔,也顺着阎晟睿的目光看了过去。

这一看,她心中的怒火可谓更甚,只见张涵涵只穿了件睡衣,头发也有些凌乱,眼神也带着迷离,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。

她心中暗自恼怒,这本应该是她该享受的一切,却偏偏让张涵涵捡了便宜,一时间心里更是不平。

而这边阎晟睿看着张涵涵凌乱的头发,心中一阵不爽,冲她颔了颔首,示意她过去,将她的头发捋顺这才心中舒服了些。

张莉夕握紧了拳,刚想插话,阎晟睿却又道:“昨天说了让今天你来喂蒸团,你还记得么?”

张涵涵一听他的话,头脑阵阵发昏,她扯了个笑容,笑的甜美:“什么?我什么也不记得啊。”

阎晟睿却毫不理会,眼里闪过了一抹玩味的笑意:“年纪轻轻,怎么的就健忘了。”说着笑意更深:“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。”

张涵涵扁了扁嘴,忿忿不平的瞪着阎晟睿,眼睛里写满了控诉。这模样逗的阎晟睿有些发笑,但他并不准备就这样轻易放过张涵涵。

她等了片刻,见他还是没有改口,放弃挣扎,向蒸团在的方向走去。

 

第十九

蒸团正卧着,眼神冷漠,姿势高贵冷艳,一见她靠近似乎有些不满,呲了呲牙,低低吼叫。张涵涵退了一步,本就刚刚睡醒,此时被蒸团一吓更是腿脚发软。

一不小心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然而还未待她起身,蒸团便缓缓站起了身,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般,冲她缓缓走来。

张涵涵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虎头,忍不住微微颤抖,求助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阎晟睿。然而阎晟睿此时却无比恶劣的笑着。

“干什么啊!快让它走开。”张涵涵瑟瑟发抖,语气带着恐惧。见张涵涵被吓的面色发白,坐在地上直不起身,阎晟睿这才将蒸团呼唤在身边。

随后又向前几步,握住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拉起,坐在了自己身旁。张涵涵被吓出了一声冷汗,看向男人的眸子不由染了些怒气,“你混蛋啊,吓唬我。”

“你要习惯它,被吓成这样,丢人。”男人叹息一口气,一只修长的手顺了顺蒸团的毛,另一只拍了拍张涵涵的脑袋,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。

张涵涵被气笑了,这哄小孩的模样,但是看着男人俊美的容颜又偏偏跟他生不起来气,小声嘟囔着:“丢的又不是你的人,哪有让人习惯跟老虎在一起的。”

但是二人自始至终却是从未理会张莉夕。

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有说有笑,互相对视着眼底尽是笑意,二人一虎毫无违和感,仿佛旁边的任何对他们都没有影响,张莉夕的脸色是越发的难看了,妒火中烧,心底暗暗想着。

凭什么张涵涵可以得到像阎晟睿这样,一个英俊事业有成的丈夫,而她却……

更让她憋屈的是当初居然还是自己亲手放弃阎晟睿的,照现在看她已经是肠子都悔青了,只可惜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

越瞧着越心烦,张莉夕抑制不住的蹙起眉头开口道:“我还有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然而两个人就像没听见一般,阎晟睿随手轻挑起张涵涵肩前的一缕秀发,拨开上面不知何时粘上的虎毛,双眸间略显温柔的摸了摸蒸团的耳朵,对她的话充耳不闻。

而张涵涵隐约瞧见她的神情不大对劲,欲言又止的瞥了她一眼,想要起身说些什么,却被阎晟睿抓住手臂。

“你摸摸它的肚子,是不是软绵绵的?它最喜欢别人摸它肚子了,你来试试。”

她顿时来了兴趣,小心翼翼的伸手到老虎的肚子上,抚摸着柔软的虎毛,蒸团舒适的仰着低声叫着,逗得她笑了出来。

这一幕将张莉夕气的说不出话来,眼底燃烧的满满都是嫉妒的火焰,她死死的咬着下嘴唇,气愤的跺了跺脚便摔门而出了。

一路都脾气暴躁的回到了家中,在客厅又摔又砸的,张莉夕还当父母都不在家中,不料两人闻声从楼上寻了下来,她连忙收敛了些。

“这是谁又惹我们家大小姐生气了?怎么一回来就又摔又打的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杨林芳瞧着她这气急败坏的模样,急忙下来问道。

张天雄反倒是有些严肃的正色斥道:“这么大个人了,做什么事情就不能稳重一点,这样胡闹算怎么回事。”

这般训斥叫张莉夕脸色更加难看,哀天怨地走上前挽住杨林芳的胳膊说道:“哎呀,我刚从张涵涵和阎晟睿家里出来。”

“去就去了,你又怎么了?”杨林芳略显宠溺的拉着她坐了下来问道。

“看他们两个人恩爱的很!那阎晟睿根本就不是传闻中那个样子的,样貌英俊又有能力的,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把婚约让给张涵涵,真是让她给捡了个大便宜!”

张莉夕后悔的拍案道,张天雄和杨林芳若有所思的听着,虽说是有几分道理,可想想张涵涵也是他们的女儿,阎晟睿有能力依然对他们家是有好处的,左右都是不亏的。

可张莉夕心中就不是这么想了,她本就觉得张涵涵夺走了她该拥有的一切,本来是将一个病秧子抛给她,没想到却是个金龟婿,她现在只恨不得时间能倒流回张涵涵结婚之前,重新换成她嫁给阎晟睿呢,只是这一切现在也都只能幻想了。

“那阎晟睿确实是深藏不露,不过这对我们家也是一样有好处的,况且你现在也不比涵涵过的多差,那柯冰也挺好的,不要这么不知足。”

张天雄抿了几口茶水叹道,只当是自家女儿在这里闲来无事发发牢骚。

张莉夕瞧着自己的父母都这么不太在意的模样,心头更是急切,在两人间犹豫片刻最终拉起杨林芳的手诉苦着。

“妈!可是我现在后悔了,张涵涵现在拥有的生活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,嫁给阎晟睿的人也应该是我,我看着她现在的状况,和我眼下的状况,完全就是两种天壤之别嘛!那柯冰我就不说了,阎晟睿才是我心目中最适合的丈夫。”

杨林芳见张莉夕苦恼的面容,无奈的叹了口气,拍着她的手背安慰道:“可是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,当初还不是你自己要死要活的不要嫁给阎晟睿,我们本来觉得叫涵涵嫁给他都亏了涵涵,没想到她过得不错也算释怀了。”

“可是我当时怎么知道阎晟睿是一个这么优秀的人!明明大家都说他这不好那也不好的,我听了怎么愿意嫁嘛!我要是早知道他这么好,我绝对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张涵涵的。”

张莉夕懊恼的拍了拍大腿说道,瞧着杨林芳被她说的有点认同,她连忙请求道:“妈,我现在后悔的不得了,怎么能这么便宜给了张涵涵嘛!你帮我想想办法,我不想要这样。”

杨林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张天雄严肃的放下茶杯开口道。

“你这是什么话,你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,当初都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,别忘了当时还是我和你妈低声下气的请求她,这才勉为其难嫁给阎晟睿,她都是为了救你才嫁的,你现在又要换回去,这种事情怎么开的了口!你叫涵涵以后怎么想我们。”

张天雄的话引的杨林芳也赞同的点了点头,见张莉夕还是急不可耐的模样,苦口婆心的想要劝解道。

“莉夕,你好好冷静一下,就不要在想这门子事了,已经做了的事就没有回头路,而且你怎么不想想,涵涵和阎晟睿刚刚帮我们解救了公司的大危机,也算是我们张家的救命恩人了,我们该心怀感激才是,你怎么还能想着怎么抢涵涵的丈夫呢。”

 

第二十章

这番话并没有波动到张莉夕一丝一毫,她毫不客气的一把甩开杨林芳的胳膊站起身大声道。

“这我不管!从小就是张涵涵抢了我应有的生活,取代了我的位置,叫我的童年有了父母的缺席,现在难道连终身幸福都不让我争取了吗?你们从前就护着她,难道现在连这点都不愿意向着自己的女儿吗?我真怀疑是不是张涵涵才是你们亲生的!”

说着张莉夕的眼眶开始微微泛红,大颗大颗的眼泪掉在衣服上,那模样楚楚可怜的很,张天雄和杨林芳心疼的不得了,更何况又想到她吃了这么多苦,那话也有几分道理,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确认了对方的想法,点了点头。

张天雄顿了顿妥协道:“那好吧,让我和你妈想想办法,你先别急,让我们试试看。”

张家门口,张涵涵按响门铃。

杨林芳开门迎进张涵涵,笑着问道:“吃饭了吗?”

张涵涵点点头,“吃了,您呢。”

“还没呢。”杨林芳笑笑说道。

“爸,你今天没有去公司啊?”她好奇问了一句,挽起袖子就要去厨房忙活,已经是习惯了的。

“哎,涵涵,不用你,晚点再去就好。”杨林芳连忙阻止她,将她按在沙发上坐下。

张涵涵眉头微蹙,看看丈夫和杨林芳,顺从坐着。

“涵涵啊,我这心理难受啊,当初让你受那么大的委屈嫁给阎晟睿,我总是觉得对不起你。”杨林芳忽然流泪握着张涵涵的双手哭诉道。

张涵涵被她吓得一愣,“好好的怎么又提起这件事了?都已经过去了,没关系的,我不在意了。”

她不明白杨林芳怎么又提起这事了,是她当时下跪求她嫁给阎晟睿的。

虽说当初她确实是痛苦难当,但是现在的她觉得也不是那么的不能接受了。

反正也就是三年罢了。

杨林芳被张涵涵大度的回话噎的接下来安排好的都无法说出口了,给张天雄使个眼色。

“涵涵,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,不想让我们担心。只是你毕竟是我们的女儿,我们也舍不得你受苦。你说实话,他对你怎么样?”张天雄一副慈爱的问道。

张涵涵闻言,俏脸忍不住红了起来,喃喃道:“还好吧,他是个挺好的人,对我也挺好。”

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,只是从张涵涵的反应就猜出了大概了。

张天雄和杨林芳对视一眼,心中的后悔更深了。

这一切都是张莉夕啊,如果不是让张涵涵嫁了过去,现在幸福做出小女儿姿态的就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了。

张天雄深吸口气。

“那你们有感情吗?没有感情的婚姻是很痛苦的。”

张涵涵表情一滞,扯着嘴角道:“会有的。”

“妈妈已经后悔将你嫁给一个病秧子了,你说有没有可能离开他啊?”杨林芳抱着张涵涵,万分心疼的慈母模样,让张涵涵心头一阵温暖。

不过想到阎晟睿那结实的臂膀,随便就能把她提留起来的身形,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传闻的他是病秧子的传闻。

“你说如果我们去跟他说清楚的话……”张天雄试探性问道,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涵涵严肃打断了。

“千万不要,不能说的,阎晟睿的性格眦睚必报,最恨被人欺骗,如果被他知道了我们骗了他,他一定会用尽所有办法报复我们的。”跟阎晟睿接触这段时间,他的喜怒无常是她了解的最深的了,而且他最讨厌别人欺骗他。

张天雄和杨林芳顿时就被吓了回去了,惊慌的打消了念头。

“那就不说,那就不说了。”

因为刚才的话题不是太美好,导致午饭大家吃的也不是太开心。

吃完饭,张天雄和杨林芳就要去公司了,张涵涵也只能先走了。

谁知她才走出去不远,身后就传来一阵呼喊声。

“张涵涵,张涵涵,你给我站住。”

回过头,是张莉夕,面容狰狞追了上来,张涵涵眉头微皱,停下脚步等她。

“你有什么……”话都没有说完,一声清脆的‘啪’声响起。

张涵涵一时没防备,被她打到了。

“你疯了吗?”

张莉夕像是一头饿狼一般恶狠狠的等着她,“疯了吗?是啊,我被你逼疯了的。你个不要脸的贱货,妄图假扮凤凰的野鸡,你最好马上跟阎晟睿说清楚你是假的,我才是他的妻子。否则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张涵涵没想到张莉夕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,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。

“天真,阎晟睿那样的男人是你能够随意糊弄的吗?先不说被他知道之后我们的下场,单单说你有了柯冰的孩子,你觉得这样的你,阎晟睿如果知道了真相,他是会弄死出轨的你,还是将你捧回家当个宝宠着呢?”

张莉夕神色不定,心中犹豫着。

别看她表面上嚣张笃定无比,实际上心里虚的很。

阎晟睿那样的男人,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,如果被他知道了她跟柯冰的事情,她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。

心有顾忌,张莉夕的表情就更加的难看起来。

见张莉夕有所顾忌,张涵涵不着痕迹的轻轻松了口气,总算是吓住她了。

“你放心,只要你不去乱说话,我肯定不会将真相说出来的。”

“哼,你以为我会怕,真相曝光,你绝对比我要惨。”张莉夕不甘怨毒的狠狠瞪了张涵涵一眼,转身大步离开。

张涵涵无奈摇了摇头,看样子张莉夕跟柯冰也是掰了,也不知道孩子怎么办。

回到别墅,张涵涵坐在沙发上。

“管家,晟睿呢?他不在家?”

昨天胃疼成那样,今天就待不住了。

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他。

“先生在医院呢。”管家恭敬的回答。

闻言,张涵涵只觉心头一震,似乎心跳都漏跳了一拍似的。

“他怎么会在医院呢?”等不及管家的回答,匆匆忙忙抄起手包冲出了阎公馆,往医院赶去。

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,才终于赶到了医院。

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正要上前,却迈不动脚步。

栗子小卷的《隐婚老公有点甜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隐婚老公有点甜》就可以了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