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

你曾占据我生命精彩全文免费阅读(春笺)

来源:WXB 作者:春笺 时间:2019-11-29 13:41:44 主角:颜笑傅寒洲

你曾占据我生命精彩全文免费阅读(春笺)

你曾占据我生命颜笑傅寒洲

你曾占据我生命全文免费阅读

第11章 又唱的哪出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颜笑惊坐起来,一脸防备的瞪傅寒洲,“小贝,过来妈妈这里!”

他们离婚!小贝归她!

从今往后,她都不会再让小贝和傅寒洲有什么瓜葛!

傅寒洲望见颜笑冰冷冷,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,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,不想搭理他,就愿意和沈以诚有说有笑的是吗!

颜笑病床前的沈以诚就是傅寒洲的眼中刺,肉中钉!他看着就来气,他们还没离婚,这该死的女人就肆无忌惮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还怀上了野种!

“小贝是我女儿!她住院了,我来接她出院!”他话里火气十足!

“你现在知道小贝是你女儿了?”颜笑阵阵冷笑,“傅寒洲,你真不是一般的贱!你以为偶尔施舍我们母女一下,我们就会对你感激不尽?请你麻溜滚出我们母女的视线!我待会就和陈律师联系,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!”

“离婚协议我让陈律师烧了!”傅寒洲气到口不择言,他不会轻易成全颜笑和沈以诚!敢背叛他傅寒洲,颜笑最好承担得起这个后果!

“什么?!”烧了离婚协议?

他有病?!

是他千方百计要离婚,现在又唱的哪出?

“爸爸妈妈,你们别吵了。”

小贝被两人你来我往的吼声吓到,红了眼眶哭道,“爸爸妈妈,你们不要离婚,小贝不想做离异家庭的孩子!”

颜笑一怔,差点忘了小贝还在病房,真是气糊涂了,竟然当着孩子面和傅寒洲大吵大叫。

“小贝,过来妈妈这里。”她张开手呼唤女儿。

小贝却久久没有动弹,念念不舍地望着和傅寒洲握在一起的手。

颜笑心口酸涩,小贝是真的很喜欢傅寒洲,也很依赖他,每次做化疗,疼得受不了小贝都哭着喊爸爸。

傅寒洲注意到小贝眼睛里对自己的缱绻,心头涌上一丝愧疚。

因为工作忙碌和对颜笑的厌恶,他没有对小贝履行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。

刚刚混乱之中,他路过儿童病区的病房,意外看到小贝乖巧的坐在病床上,他才想起颜笑电话里说过,小贝今天出院。

小贝似乎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待在病房,不吵也不闹,只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写满渴望的盯着门口。

她也渴望有人陪啊,她一直渴望父亲的陪伴。

傅寒洲得知姚佳瑜和孩子没事后,便赶去了小贝的病房。

小贝一见到他,满脸是笑的扑进他怀中,嫩嫩的童音里都是欣喜,“爸爸,你终于来看小贝了!小贝好想你!”

他不知怎地,心口酸了酸,揉了揉小贝的脑袋,“怎么住院了?生什么病?”

小贝黑葡萄样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,欢喜地抱着傅寒洲脖颈,糯糯道,“是很小很小的病,已经没事了!”

她不敢告诉爸爸,自己生了大病,她怕爸爸因此就不来看她,不喜欢她了!

“爸爸,妈妈去哪了?妈妈突然消失了,好奇怪啊!”小贝嘀咕着,眉头紧皱,非常担心!

傅寒洲瞬间想到颜笑倒在血泊中的一幕,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还不知道颜笑什么情况,牵着小贝寻到颜笑的病房。

第12章 贴上温热的身躯

“傅寒洲,笑笑刚保住胎,身体还很虚弱,你不要再刺激她了,快滚!”

沈以诚一脸的不客气,护在颜笑身前,俨然是她的骑士。

保住胎了……

傅寒洲瞳仁震颤,那个孽种竟然没掉!

他气得胸腔震荡!

他老婆怀了别人的孩子,他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!

正要开口逼迫,手机响了起来。

傅寒洲烦闷地的接通,传出姚佳瑜虚弱柔腻的声音,“寒洲,我检查完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傅寒洲还惦记抢救室的老爷子,“佳瑜,爷爷还没出来,我派个人送你回去。”

“可是天黑了……”姚佳瑜委屈巴巴成全,“那寒洲你留在医院吧,我自己回去……啊!”

突然一声尖叫,吊起了傅寒洲的心,“佳瑜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我崴了脚……”电话里姚佳瑜声泪俱下,却还坚持装懂事,“没事的寒洲,我自己能回去,你就在医院陪爷爷吧。”

傅寒洲怎么可能还放得下心,“待着别动,我马上到。”

连声道别都没有,扔下小贝和颜笑,转身就走。

习惯了他的无情,颜笑也不觉得心痛了,只感到好笑。

傅寒洲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男人!

为了姚佳瑜那样的女人,连自己世上的至亲都不管不顾了。

替老爷子寒心,含辛茹苦养大傅寒洲,下场就是进了医院抢救室,傅寒洲还对害他的凶手百般疼爱。

沈以诚不允许颜笑下床走动,颜笑就租了把轮椅,硬守在傅老爷的抢救室外。

抢救了整整十个小时,直到凌晨,老爷子才被护士们推出手术室。

而傅寒洲,傅家的长孙,老爷子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孙子连头都没冒一下。

医生一脸凝重,“八十多岁了,身体的各项机能本就衰弱,如今还从两米高的台阶上摔下,变成植物人没有直接死亡算万幸,只是,恐怕老人家醒过来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一啊!”

颜笑听医生这么说,眼里涌起热泪,“医生,我不会放弃的!”

“只要有一丝希望,我都不会放弃爷爷!”

“请你用最好的设备,最好的药!我相信爷爷他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!”

“但愿吧。”医生长叹一口气。

接下来一段日子,傅寒洲不再出现。

颜笑一边住在医院保胎,一边照顾昏迷不醒的傅老爷。

很奇怪,一直呆在爷爷身边,伺候爷爷的佣人忽然提出辞职。

很是着急的模样,非走不可。颜笑不得已让她离开了。不多久,爷爷身边就出现新的佣人,估计是傅寒洲安排的吧。

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,胎像基本稳定,颜笑便出了院。

第一件事就是回和傅寒洲的婚房收拾行李。

平时傅寒洲根本不回来,完全没有避嫌的必要,不用担心会碰见傅寒洲。

颜笑放心大胆的收拾起来,一心忙行李的她没注意到身后出现了一双男士皮鞋。

她弯下腰把衣服放进行李箱,身后忽然贴上温热的身躯,冷不丁拥着她跌进行李箱。

第13章 格外想吻她

颜笑吓了一跳,行李箱窄小,她几乎想都不想,第一时间护住小腹。

因此错失防守,被对方占了便宜,男人含住她的耳垂,喷洒炙烈熟悉的气息,“颜笑,你走不掉了。”

说着,大掌肆无忌惮滑进颜笑的衣服,沿诱人的曲线游走,所到之处阵阵酥麻,他转过颜笑的脸要吻她。

他以前从不吻她的。

今天就是格外想吻她。

像是迫切想在她身上留下些印记,证明她属于他!

那两片饱满的红唇色泽鲜艳,微微张开,慌乱无辜的眼神,更是令他想要欺负!

可当他低头去吻,颜笑并不像以前那般配合,她偏头躲开了他,想都没想,抬手就是一巴掌!

“傅寒洲,你他妈有病!”

傅寒洲捂着脸懵了。

颜笑生气地推开傅寒洲,从床上爬起来,飞快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,拎起行李箱就要跑。

傅寒洲反应过来,恼羞成怒!

一把夺过颜笑手里的行李箱,直接摔烂!

颜笑目瞪口呆望着散落满地的衣服,“傅寒洲,你他妈真应该去看神经科!”

“和谁学的满口脏话!”一口一个他妈的,傅寒洲很讨厌这样浑身是刺的颜笑。

以前颜笑在他面前通身柔软,仍由蹂躏。

这才多久不见,她脾气秉性全变了!

是因为那个姓沈的吧!

她怀了姓沈的孩子,要进沈家的大门了,就不用顾忌他了!

傅寒洲胸腔簇簇火焰燃烧,眼睛都变得血红,此时此刻的他,就是一只快要爆炸的气球!

蛮狠地抓住颜笑的手腕,怒火燃烧的黑眸直勾勾看着她,“你是我老婆,我们还没离婚,这就迫不及待要搬去和姓沈的同居?”

颜笑被傅寒洲气昏了头,和他对喊,“没错!毕竟沈以诚是我孩子的爸爸,他想贴身照顾我和孩子!他这个爸爸当得可比你称职得多!”

竟然把他和那个野男人放一起比较!

怀了野男人的种很值得骄傲吗!

傅寒洲喷出来的呼吸都带着妒火,没轻没重抓起颜笑,直接丢上床!

他简直疯了!

以前不肯碰她,更厌恶她靠近,今天这是怎么了!

颜笑人埋进被子,虽然没摔疼,但是傅寒洲的行为态度很让她害怕。

她连滚带爬要跑,傅寒洲却欺上她身,只听撕拉一声,身上的衣服沦为一堆废布!

不可以!

她还怀着孩子!

颜笑抵死挣扎,可傅寒洲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,单手制住她胡乱动弹的双手,膝盖分开白皙滑嫩的双腿,眼看着被他得逞,颜笑气得口不择言,破口大骂,“没见过比你更贱的男人!清清白白的我你不搞,等我被沈以诚睡烂了,你他妈就想搞我!怎样?沈以诚亲过的地方,你亲着更爽?沈以诚留在我身上的味道好闻吧?他今早还内了一次!不介意的话你就进啊!”

傅寒洲本来已经要进去了,颜笑的话令他一阵恶寒,浴火退得干干净净!

恶心的女人!

怎么有脸说出来!

是他忘了,她一直没脸没下限!当初为了得到他不惜给他下药,那时的颜笑才十八岁。十八岁就已经这么不要脸了!

想起那些事,傅寒洲更恶心了,胃里翻江倒海,一秒都不能停留,立即从颜笑身上起来。

总算逃过一劫。

颜笑拍了拍胸口,幸亏她机智。

嫁给傅寒洲六年,傅寒洲什么底线不能碰,没人比颜笑更清楚。

捡起散落满地的衣服穿上,行李不要了,拿起包就走。

“如果你希望从此以后再也见不到小贝,你尽管走,没人拦着。”

身后传来傅寒洲轻描淡写的一句话。

第14章 被他强硬拖进医院

颜笑心中警铃大作,迈出去的脚快速收回,折身面对眼前矜贵高冷的男人,“小贝呢?你带走了小贝?”

“傅寒洲,你还是不是人!小贝五岁了,你没对她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,你凭什么带走她!你把小贝还给我,你把她还我!”

小贝是颜笑的命。

如果有人和她抢小贝,颜笑绝对和对方拼命!

傅寒洲冷眼看着颜笑扑上来,不顾一切抓住他的衣领,厉声逼问的快疯了。

傅寒洲也快疯了,被颜笑肚子里的野种逼疯了!

这些天他吃不好睡不好,满脑子都是颜笑和沈以诚在一起的画面,颜笑幸福地摸着小腹,沈以诚笑着看颜笑。

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就是觉得男主人必须是他傅寒洲,只能是他傅寒洲!

“颜笑,把肚子里的孩子做了,你依然是光鲜亮丽的傅太太。”

他不深究她和沈以诚的事了,只要她把这个野种做掉,她就还是傅太太!他傅寒洲的妻!

颜笑怔怔地听着,笑声刺耳讽刺,“傅太太……呵呵!”

“傅寒洲,我告诉你,这个傅太太,谁爱当谁当!老娘,不稀罕!”

她满脸的深恶痛绝,让傅寒洲不禁怀疑人生!

颜笑是不是哪儿坏了?

他都这么说了,她居然不顺着台阶下,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婚?

“你想见小贝?好!打掉这个野种我就让你见!”气急败坏的傅寒洲理智尽失,锋锐的轮廓凌厉的可怕,看着颜笑满脸惊恐的要跑,长臂一伸,将颜笑打横抱起,疾步迈出别墅!

“傅寒洲,你没资格决定我孩子的生死!”颜笑生气的挣扎着,惊慌害怕极了!

“你马上就会知道,我有没有这个资格。”傅寒洲打开车门,颜笑被丢进副驾驶,再想开门,门已经被锁了!

傅寒洲开车直奔医院,没多久就到了医院门口,颜笑没想到他会逼她堕胎,这个孩子万不能堕,否则小贝就完了!

车门开了,她撒腿就跑!可跑不过傅寒洲,被他强行拖进医院,在医院走廊上,颜笑哭得声嘶力竭,到了这一步,她不想再隐瞒任何事了!

“傅寒洲,这其实是你的孩子,不信的话,生下来可以做亲子鉴定,我求求你,你不能打掉他!”

傅寒洲充耳不闻,不再说一句,只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!

颜笑知道,他这是气疯了,真正怒极的时候,傅寒洲就会沉默地盯着对方!

她正想说出小贝的病情,没开口就被傅寒洲的人给绑在手术台上,嘴巴被封住!

傅寒洲站在现场冷冰冰的指挥,“开始吧。”

冰凉的器具就探进了颜笑的下面,她呜呜的喊叫,疯狂摇头,无力感急速攀升!

脑子嗡嗡作响,急得疯了,气得疯了,视线被泪水模糊,恍惚听到外面有人在喊,“傅总,小贝小姐突然昏迷,被我们送到了这家医院,医生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,医生说……”

“医生说什么?”是傅寒洲的声音,她真是疯了,居然听出傅寒洲的声音里带着紧张。

“医生说,小贝小姐的白血病已经发展的非常严重,必须尽快用同父同母婴儿的脐带血救她……”

第15章开始

春笺的《你曾占据我生命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你曾占据我生命》就可以了哦~

Copyright ©2012-2020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