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豆沙小说文学网

唐染沈亦川小说全文-隐婚攻略:爹地求抱抱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来源:WXB 作者:乔小妹 时间:2019-12-06 14:45:28 主角:唐染沈亦川

唐染沈亦川小说全文-隐婚攻略:爹地求抱抱完整目录在线阅读

隐婚攻略:爹地求抱抱唐染沈亦川

隐婚攻略:爹地求抱抱全文免费阅读

第16章 你想干什么?

“这个你先收着,给小歌治病用。”

秦时神色错愕,“之前才给了四百万,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?”

“接了一部新戏,片酬定金提前给了,小歌的病很花钱,要是能动手术的话就尽快动手术,我怕真到了要手术的时候我手头没钱。”

闻言,秦时叹了口气,“其实你不用这么拼命,我会帮你的。”

“秦医生,你帮了我很多了。”

唐染微微一笑,眸光有些苦涩,“好了,我得走了。”

“你等我一下,我送你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秦时从科室拿了钥匙出来,唐染却已经走了。

已经是傍晚,外面天色很阴,似乎是要下雨。

刚出医院不久,唐染就被叫住了。

身后中年男人急促的叫声让她心头一沉,脚步越来越快。

即便是这样,她还是在停车场被拦住了。

男人几乎将她拽个跟头,“我喊你,你没听见啊!跑什么?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

唐染拽着围巾勉强站稳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你就是这么跟你爸爸说话的?”

没错,这个扯着她的男人是她亲生父亲,当年要不是唐父鬼迷心窍把她送到陌生男人的床上去,她也不会落到如今境地。

“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再不松开我报警了。”

“你不怕闹出新闻,搅黄了你那什么古装戏的女主角,你就报警!”

唐染心中一沉,他连她最近在争取《大明皇妃》的女主角都知道。

纤细的手指抓紧了包,她无奈,“说吧,这次你又要多少?”

她这个父亲无事不登三宝殿,找她除了要钱,从来没别的事。

“一千万。”

唐染瞪大了眼睛,“一千万?你当我是自动提款机?我哪儿有那么多钱。”

“公司周转不开,我需要一千万救急,你放心,这一千万算我跟你借的,等公司周转起来了,我立马就还给你。”

唐染心灰意冷,“唐山!你还是不是人?有本事你就再拉着我去卖一次,卖的钱我一分不要全都给你!你公司的生意最好也别做了,拉皮条吧,你最适合干这个,连亲女儿都送的出去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“啪”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了唐染的脸上。

夜色下,男人苍老贪婪的面色宛如枯死的藤木,阴森可怖,“你要是不给,我就找媒体曝光你有两个孩子的事情。”

孩子是唐染唯一的软肋,而至亲的人最惯用的手段,就是往软肋上捅刀子。

唐染捂着脸,一字一顿咬牙切齿,“如果你敢曝光,我敢保证你以后不会再从我这儿拿到一分钱,你只能抱着你的公司等死。”

唐山忽然有些惊慌,露出几分悔意。

唐染的眸光赤红,“最后一次,我会尽快把钱转到你账上,但是只有五百万。”

“好……好,五百万也够了。”

“但你给我记清楚了,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任何关于孩子的事情,大家就一起死。”

唐父被唐染眼中的冷意吓着了,赶紧赌咒发誓,“真的是最后一次。”

唐染懒得跟他废话,甩开他的手,开车绝尘而去。

第17章 谁干的?

回家的路上,唐染扶着方向盘的手,颤抖的越来越厉害。

在被一个红灯挡路后,她终于支撑不住,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。

委屈、愤怒、不甘,无数的情绪糅杂在一起,撕碎了她的伪装。

母亲早亡,父亲偏执,她承受了同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经历的事情。

好不如用熬到今天,可生活还是不肯放过她。

哭了很久,后面传来鸣笛的声音,绿灯亮了,她忙擦了眼泪开车。

霓虹灯辉煌不已,将整座城市照耀的宛如白昼,甚至比白昼还要繁华炫目。

可她只能感受到孤独。

回到公司集训安排的单身公寓,刚开灯就看到沙发上一道沉郁的影子。

唐染心中咯噔一下,想到下午放了沈亦川鸽子的事情,他这是兴师问罪来了?

此刻她没精力应对,在玄关换了鞋以后踱步朝着沙发走去。

沈亦川手里的杂志‘啪’的一下合上,一抬头,看到唐染的脸神色瞬间变了。

他站起身,俯身越过茶几,修长的手直接挑起她的下巴,仔细的看着她脸上红肿的指印,神色愠怒,“谁干的?”

唐染不吭声。

“哭过了?”沈亦川看到她红肿的眼睛,烦躁道,“你跟我作对的本事哪儿去了?有人撑腰在外面还能吃亏?”

唐染连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,惨淡的扯了扯嘴角,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一点小事而已,不值得您动肝火。”

沈亦川没好气道,“我动什么肝火,你……”

话到嘴边,他看着唐染那张憔悴的脸,反而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
这些年从没见她在谁手下吃过亏,她够聪明,也有脾气。

但今天却偏偏让他看到这个怼天怼地的小妖精这么狼狈的样子,一下子颠覆了从前的印象,他竟然有些难以接受。

“抱歉,我脸有点疼,我想去处理一下。”

事实上她这会儿只想倒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,什么也不想。

沈亦川头一次有了心疼的感觉。

看着唐染失魂落魄的进屋,看着她在床边坐了一会儿,拿了睡衣却好似没力气再站起来,看着她靠在床边就那么睡着了,连拖鞋都没脱。

他忽然很想把她抱到怀里,好好的问她究竟是在哪儿受了委屈,然后带着她一块儿去把那不长眼的人教训一顿。

良久,沈亦川起身去了卧室,挤了干净的毛巾给唐染擦了擦身子,擦到手腕内侧的时候,他忽然看到了一朵水彩笔画的小花朵。

画的很稚嫩,一看就是小孩子的手笔。

他一下子皱起眉来,想到唐染下午失踪的事情。

第18章 行程“隐秘”

这不是唐染第一次无故失踪。

沈亦川想起之前这几年里也有过的找不到她人的情况,次数不多,加上唐染总能有办法哄的他不计较,所以给他留下的印象也不深。

如今想来,他确定唐染是有事瞒着他的。

夜色已经深了,给唐染盖好被子后,沈亦川将她的手放到被子里,转身走到了阳台上,摸出震动了好一会儿的手机。

电话那头传来助理的声音,“沈总,唐小姐一整个下午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,定位不到状态,从面试的地方回了一趟家,换了身衣服开车走的,还一直绕到了监控盲区……行踪实在是有些隐秘。”

助理特意强调了‘隐秘’两个字,让沈亦川的眉头微微蹙起。

一个下午的时间,沈亦川的助理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完全查到唐染所有的行踪,而明显唐染行动的极为小心,所以出租车的动向并未确定。

“继续查,”想到唐染脸上那个巴掌印,沈亦川的眉头皱的更深,“这两天让人跟着她,盯紧点儿,我要她近期所有的动向,无论巨细。”

唐染向来脾气大,常年因为怼记者上热搜,在他面前都敢耍性子。

沈亦川甚至记得两年前他因为应酬误了时间,让唐染在酒店足足等了三天,结果后来在床上,唐染故意把他肩膀都咬出血了,事后还故作无辜说什么太久没见没控制好力道。

这样的一个女人,要不是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,绝不会在外面吃哑巴亏。

挂断电话后,沈亦川回到房间里。

唐染已经睡得很熟了。

睡意昏沉中,唐染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,怀抱的触感很熟悉,但梦境陷得深了,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。

梦里的世界和现实渐渐接轨,让人难以分清真假。

身边有不同的人走来走去,唐染忽然觉得胳膊被谁撞了一下,一个趔趄,骤然睁开眼来,这才看到自己站在小区门口。

幸福苑小区,是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,只不过高中那年母亲过世之后,父亲再娶,继母虽说也没有对她不好,但家里的感觉已经变了,她索性就一直住校,很少回家。

这次回家是因为父亲生日,继母难得给她打了电话,说是希望她回家来,全家人一块儿过个节日。

一回家,唐染就觉得压抑的氛围扑面而来,父亲几乎不跟她说话,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,而继母又过分的热情。

“染染,这瓶酒是你爸生意上的朋友送的,你爸平时都舍不得喝,你回来就开了啊。”

“我不喝酒的。”

“这是红酒,女孩子睡前喝点红酒好。”

“她不想喝就算了。”

“老唐,你就别舍不得你那酒了,染染上大学以后难得回来,一家人高兴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有一瞬间,唐染在继母身上看到了当年母亲在世的时候那宠爱自己的样子,大概是母亲过世太久了,难得的一点温情都让她心里温暖不已。

“我可以喝一点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红酒的后劲很强,喝的时候不觉得,但喝完之后,她便越发的觉得头晕,继母和父亲的脸在眼前晕染成好多个影子。

“染染,你还好吧?”

“染染?”

她晕的厉害,有好久的时间眼前都是一片黑暗,昏昏沉沉中,忽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道将她的身体撑开,她痛呼了一声,骤然意识到了点什么。

第19章 该还的,都肉偿了

“你是谁?啊……放开我啊……啊……”

牢牢覆住她双眼的一块黑布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,尖锐的凄厉的呼喊声沉入男人狂暴的侵袭,潮水一样的疼痛灌入她的身体……

“救命……”

“唐染!”

“不要,不要,放开我!”

“唐染!”

男人冷锐的声音敲打在耳膜上,一脸喊了几次,唐染宛如一个溺水的人一样,猛地睁开眼,大口的呼吸。

她的睡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了,冷汗涔涔看着天花板,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。

“做噩梦了?”

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将唐染的神思一点点的拉回现实。

侧目看到沈亦川已经坐了起来,双手随意搭在枕头上,薄冷的眼神依旧如初。

唐染‘嗯’了一声,惊魂未定。

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还是红的,里面蓄满了水雾,难得见到她这么楚楚可怜的样子,沈亦川心里颤了下。

“没事了,”他摸着她的后背安抚情绪,粉色真丝的睡衣浸染着汗水,散发着属于女人特有的体香。

唐染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呼吸也变得平稳。

“做什么噩梦了?”

沈亦川的声音让她意识到此时自己的处境,冷静之余心里面莫名的开始别扭。

按理说,她和沈亦川已经分开了,尽管只是情人关系的结束,但也该干干净净,不再有这样的牵扯。

“没什么,我……我一身汗,先去洗个澡,不早了,沈先生该走了。”

这会儿已经是凌晨,接近天亮,即便是从前出于保密考虑,沈亦川也很少有跟她过夜的时候。

但这话不该她说。

怀里人的抵触情绪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的,从唐染忽然僵硬的后背,沈亦川就感觉到了她和从前的不同,当下搂着他的手开始不自觉收紧,眸光微微一沉,“你这是在赶我走?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沈亦川的语气恢复素常冷锐的样子,大手掐住了唐染的下巴,逼着她和自己对视,“《大明皇妃》的选角成功,你不该对我有所感谢吗?”

唐染忍着痛,“沈先生忘了,《大明皇妃》也是分手费的一部分,该还的,分手之前这几年,我都肉偿过了。”

“这就是你今天下午无故失踪的原因?”

唐染心中咯噔一下。

傍晚回来的时候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太久,她竟忘了打好腹稿,怎么跟沈亦川解释下午的事情。

想到两个孩子,唐染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,硬着头皮道,“下午我没答应要见您,况且沈先生跟我分手之前,也没有事事都要我汇报的习惯吧?”

一句话让沈亦川气闷不已。

牙尖嘴利,这几年真的把她惯得不像话了。

“啊——”唐染猛地被按住,后脑勺撞在枕头上,并不疼,但是猛地压了一下几乎让她窒息,回过神时看到居高临下的一张脸。

男人脸上还是如往常一样冷冽,只是眼中带着明显的怒意。

唐染惊恐的看着他,素日张口就来的花言巧语在这一瞬全都忘了个一干二净,根本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第20章 她竟然有家庭?

沈亦川的手段,唐染虽然没经历过,但她是有所耳闻的。

能在娱乐圈坐到他这样位置的人,手里个把个人命自是不在话下,顺着他的人都未必有好果子吃,何况逆着他来的。

沈亦川冷冷的看着她,抓着她手臂的那只手一点点的收紧。

唐染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知道自己是真的惹怒了男人,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看他。

等了好一会儿,抓着手臂的手骤然松开了。

唐染迟疑着睁开眼,沈亦川已经起身了,随手拿了搭在沙发上的衬衫,一边穿一边说,“这周六晚上的时间空出来。”

“这周六?”

“不行?”

沈亦川的动作倏然停住,回过头,眼神中带着薄冷和警告,唐染打了个激灵,难得的说话磕巴了,“我可以是可以,但……我这周六有个广告拍摄,不知道要到几点。”

话说出口唐染就后悔了。

这个谎言其实有些拙劣,沈亦川的召见下,任何的通告都可以调整,但唐染被吓坏了,一时间找不到更合适的借口。

原以为沈亦川会让她推掉工作,但他却说,“可以,结束太晚的话打电话让小秦去接你。”

唐染捏紧了拳头,嘴唇嗡动了一下,终究是没敢再拒绝。

沈亦川对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她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,这个男人想要的东西,你拒绝一次两次他觉得新鲜有趣,次数多了就只剩下不耐了。

关门声后,屋子里重新陷入安静。

唐染在床边坐了一会儿,好半晌都没力气起来去洗澡,她忽然有些不安,直觉告诉她沈亦川和从前不太一样了。

翌日,唐染跟在黎姐后面把《大明皇妃》的选角合同签了,后续所有入选的艺人都要参与剧组开拍前培训,培训结束后才能定角。

“月底要进组培训,我看看这周的通告,”保姆车里,黎姐翻着通告本,“明天后天都是综艺节目的飞行嘉宾,周六有个广告代言,哎?小雪周六是不是说请假了?”

小雪是唐染的助理,平时简单的工作基本都是小雪跟着,黎姐是公司的大经纪人,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一般不跟着唐染。

“我给她放了一天假,”唐染解释,“她家里有点事。”

“那你周六的活动没人陪着啊?”

“没事,我自己去就行了,”

“你自己一个人行么?”

唐染面不改色,手指却紧紧攥着裙边,“洗发水广告,他们自己配了造型师,本来也用不到小雪。”

“行吧,”黎姐也没多想,只叮嘱道,“说话注意点,别让旁边人拍了。”

唐染‘嗯’了一声,没多说话。

转眼周六——

洗发水广告拍摄简单,一个上午的时间就结束了,唐染从摄影棚赶回家后,匆匆换了身衣服开车出了门,最后将车开到一个商场的地下车库。

才刚下车,远处便小跑来一个粉色的身影,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,“妈妈怎么才来呀!”

唐染一把将小歌抱起来,半是责怪半是心疼,“怎么跑来了,不是说过嘛,不可以剧烈运动。”

小歌搂着唐染的脖颈不松手,笑的跟百灵鸟一样清脆,“可以哒,爸爸说可以哒。”

身后秦时牵着子墨的手走来,“小歌,我可没这么说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‘爸爸’两个字在车库里回荡,角落里,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靠,沈北川坐在后座,脸色愈发阴沉的盯着窗外的一幕。

她竟然有家庭?

乔小妹的《隐婚攻略:爹地求抱抱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隐婚攻略:爹地求抱抱》就可以了哦~

Copyright ©2012-2020 豆沙小说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